科鲁兹汽车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科鲁兹多少钱

科鲁兹换一块玻璃多少钱

发布时间:2022年09月25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科鲁兹换一块玻璃多少钱(科鲁兹换一)

从今年4月份到现在,有一个词不断出现在主流英文媒体的标题上:
“大辞职”(the Great Resignation)。


科鲁兹换一块玻璃多少钱


类似于“大萧条”、“大迁徙”这样席卷美国的现象,“大辞职”指的是发生在当下大范围的、趋势性的全美辞职潮。

它的影响力很广,所有专家都在谈,但它的出现,也非常反常识。



美国劳工统计局报告,从4月起,美国就进入不同寻常的辞职潮,当月辞职人数超过399万人,突破2000年有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。

之后几个月,美国的辞职人数节节攀升,最新数据显示,
8月份的辞职人数超过427万人,辞职率达到创纪录的2.9%。



劳工统计局说,辞职潮在几乎所有行业都有体现,其中零售业、餐饮业和酒店业是重灾区。虽然后三者在正常时候就是高离职率行业,可现在,它们的离职率直接翻了倍。

大量的人离开旧的工作,但没有投入新的工作,导致美国的职位空缺也破了记录,突破1000万。



这真的非常奇怪。

在疫情开始初期,很多人遭遇裁员,失业人数大增,许多经济学家预计未来一年,人们将很难找到工作。

但现实的情况是,人们不难找到工作,但人们不想去工作。哪怕是政府发的紧急失业救济金到期了,各州的复工率也没有变化,人们不愿意返岗。



就算在8月份,美国的新增岗位不多,只有36.6万个时,当月的辞职人数都超过400万。好像工作是个烫手山芋,还是不要的好,辞职起来没有一点心理负担。

“我们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。”就业网站Glassdoor的劳工经济学家丹尼尔·赵(Daniel Zhao)说。



员工们的行为看着不合理,但有经济学家认为,背后的心理因素是合理的。

管理学教授安东尼·克鲁兹(Anthony Cruz)是创造出“大辞职”这个词的人,他认为,目前辞职的人中,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疫情改变了人生态度,认为生活不能只围绕工作。


(安东尼·克鲁兹)


“当人们遭遇死亡、疾病等重大变故的时候,我们都知道,人们会开始思考人生,思考接下去到底该怎么活。”克鲁兹说。

“经历疫情就是一个重大变故。很多人可能感染了病毒,或者目睹别人感染,在这种情况下,要求他们像往常一样闷头上班是不太可能的。”

克鲁兹认为目前的辞职潮是一种长期趋势,在经历过疫情期间的远程办公后,人们会喜欢上这种自由的感觉,不太愿意回去了。当企业拒绝提供远程时,他们就会辞职。



劳动经济学家劳伦斯·卡茨(Lawrence Katz)认为,目前的大辞职潮是工人们对企业主谈条件,是工人和企业之间的权利倒转。

“这是一代人中只会出现一次的,‘做一份工作,不喜欢就走人’的时刻。”卡茨说。

“因为很多企业都缺工,人们希望自己的期望能被满足。很多人开始质疑低工资,询问能不能远程,敢于和雇主谈条件。慢慢地,雇主会给出回应。”


(劳伦斯·卡茨)


不少经济学家认为,大辞职潮是一场没有人组织的、社会无意识的罢工行动。因为过往的工作条件太恶劣,人们选择用辞职的方式消极抵抗。

纽约时报》的畅销书作者库尔特·艾肯沃尔德(Kurt Eichenwald)同意“罢工”的说法,
不过他的看法更加悲观,认为是年轻一代不再相信“美国梦”,他们失去了工作的意义感。


(库尔特·艾肯沃尔德)


过去50年,美国民众的工资收入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,意味着自70年代后,美国经济增长对普通打工者的好处越来越少。

加上越来越多的经济转向独立承包商模式(也就是签约而非正式聘用员工)和零工模式,劳动者的权益难以得到保障,让不少人感到绝望。

艾肯沃尔德在推特上写了一系列推文,引起很多人的感触:

“大辞职不是人们不想再工作。而是越来越多的人渐渐意识到,在这个国家,美国梦已经死了。一同死去的,还有相信好好工作就能得到好的未来。”



“工作已经不再是实现你抱负的手段了,你不会通过它得到伴侣、孩子、房子、假期、个人成长,还有退休。这贪婪的环境,已经让工作变成了单纯求生的手段。”

“工资停滞,买不起医保,保险贵得像奢侈品,带薪休假更是不可能,孩子你也养不起,房子更是一个幻梦。是的,工作很重要,但如果没有好的未来,它就什么都不是。”

“太多年轻人看清了,未来40年都会是一个样,只会让有钱的人变得更有钱。”



这段话很丧,但这种情绪在很多零售店、餐厅的员工中很常见,他们是短时经济的受害者,也是大辞职潮中离去最多的人。

疫情期间,很多员工冒着感染的风险招待客人,还要被呼来喝去,领着底薪被老板剥削。这种情况下,离职只需要一个导火索。

“我们的员工人数不足,请耐心等待。如果你实在没耐心,请投简历申请职位。”



很多快餐店的员工整批整批地离职,导致大量门店直接关门。
在这些餐馆的玻璃门上,可以看到离职员工写的公告,心酸又充满嘲讽。

“抱歉,我们员工不足,现在没人想工作了。
没错,我们是很糟糕的雇主,发着最低的薪水,还不给一点福利。我们对人的态度也很糟糕。
这全都是政府的错。”



“本店关门。
我们店几乎所有的员工都走了,因为公司根本发不出能让我们好好生活的薪水。我们无法养活自己和家人们。我们已经工作得很辛苦了,坚持不下去了。
你不能要求你的员工用爱发电。”



“我们关门了,没有员工,也没人想在这里工作。”



“顾客请注意:
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关门了?
问我们公司的领导吧,为什么他们要死命地压榨员工,一天工作超过8小时不给任何休息。我们过度工作,人手不足,酬不抵劳,也不受尊重。几乎所有员工都走了,除非公司有更多动作。
人的价值应该大于利益。”



“抱歉,因为没有员工,我们关门了。
因为发现没有人想继续工作。

我们现在在招聘,希望招在某个小众软件上有五年经验的人,虽然这软件除了我们没其他人用。起薪是每小时11美元到16美元(开玩笑,所有人11美元)。到岗后,你将经历种种侮辱人的测试,就为了搞清楚你是否愿意为了每周400美元出卖尊严。”



资本主义要毁掉这个国家。如果你不给员工让他们活下去的钱,怎么指望他们为你做牛做马呢?”



最后一张简洁明了:
“我们全部辞职了!!关门!!”



辞职来源于愤懑,但大量零售业、餐厅业的员工辞职,无意间形成全行业的罢工。

《商业内幕》报道,从4月份开始,低薪行业的每小时工资环比上涨0.21美元,是疫情开始前的两倍。

这表明对企业来说,哪怕是这种流动性高的行业,大量缺人也是很痛苦的,他们愿意花更多钱填补空缺职位。



这样的上涨趋势会持续一段时间,但人们对工作的不满是否会完全消除,还不知道。

除了钱以外,尊严、休闲、健康、对未来的期盼,这些都很重要,
因为工作从来不只是工作,它是生活的重要部分……